情书网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精选 > 经典散文> 正文

杏花在时光之外 就这样等待着那些寻梦的人 翩然而开·····

  初春二月,虽是冬装未尽,乍暖还寒,却阻止不了渐近的春的脚步。故园前那株杏树,已迫不及待的接受了春天的邀请,在一片肃杀的寒气中,吐出了几点惊艳的粉白。

  虽然,在这气温变幻,反复无常的早春,这抹惊艳来的那么大胆。带着极度诱惑的妖气,又似少女的娇羞与青涩,端端然然的开了。

  这极像一幅传统的水墨丹青。古人的画里,房前屋后都是杏花,刚刚吐蕊的杏花。一个人,吹笛;两个人,对饮,衣袂飘飘,坐在落日黄昏里。笼一层薄薄的雾气,似春雨,似春风。

  那样的美,是销魂的。

  “绿杨烟外晓寒轻,红杏枝头春意闹”。词人宋祁眼中的杏花,想必也是那样一种低调的张扬吧。它无意苦争春,却早早以一片惊艳之美,击溃词人迟暮的心。

  行走在开满杏花的春雨里,可忆前世,可味今生,可愿意此时死去,去追随雨中飘落的那点残红······

  不待春风遍,烟林独早开···春寒料峭时,它悄然地绽放;春风开遍时,它已隐身于江湖了。“纵被春风化作雪,绝胜南陌碾成尘”。这就是杏花:不艳,却脱俗;不腻,却清幽;不争,却已夺先枝。它生来就是为了把蛰伏休眠的你唤醒的。

  少时,只贪恋青杏那酸涩的甜,年龄大些了,才看出杏花深远清幽的美。这种美,是一定和阅历,年龄相连的。只有你过尽千帆才能看得到,在春雨黄昏中,在灯火阑珊处。

  杏花,在时光之外,在心灵之内,就这样等待着那些寻梦的人,翩然而开······

查看全文

相关推荐

精选阅读

热门推荐